3Q中文网 > 欧皇老哥和非酋妹妹的异世界之旅 > 第二十六章 兔耳一族永不为奴

第二十六章 兔耳一族永不为奴

3Q中文网 www.3qzone.us,最快更新欧皇老哥和非酋妹妹的异世界之旅 !

    台下的司阳也是被这怪物的这一下给镇住了,这下球没了,芙尔还怎么赢,难道真让芙尔和那个怪物硬碰硬?风之加护增强的只是速度,力量和体质芙尔差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从哪出来这么个怪物!?

    雨林地里不是只有联合王国一个国家,熊兽人作为数量最多实力也很强劲的兽人大种,十七个熊兽人城市也有自己的王国,难道真的是人口基数大,万里挑一找出来这么个怪物吗?

    不会的,一定不会的,再强的德曼,也不可能瞒得过神眼,德曼就是德曼,绝对不会显示什么种族不明。

    场地中飞速奔跑的芙尔如今也是焦头烂额,本来打算夺了铃球就和那怪物周旋,凭借伊尔斯城里的血统加成,加上身上不知道原因的加护,实在不行就爆血,基本上可以胜过那怪物的速度,赢下比赛的,可是现在铃球没了,想要获胜就只剩下一种办法了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要和那种怪物拼命吗?

    芙尔看向人群中的司阳,发现他竟然闭着眼睛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芙尔只好尽量周旋,场地里现在只剩下五个兔耳族兽人还在苦苦坚持,第二声哨声才刚刚响起,芙尔的心似乎一下子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“维,种族不明是什么意思?”司阳焦急地进入魔法回廊,这还是他第一次白天的时候进去,竟然发现维漂浮在空中,蜷缩着身子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司阳没有办法,也跟着漂浮起来,使劲摇晃维的娇小身体。

    “维,快醒醒,有急事问你,维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吃什么?”维睡意朦胧地睁开眼睛,看着一脸紧张的司阳,“你说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吃什么呀吃,我碰见了一个怪物,用神眼看不出种族,说种族不明,这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嗨呀,不知道,困死了,晚上再来啊你……”维说着就把身体滚向另一边,背对着司阳继续睡,司阳不甘心,继续摇晃她的小脑瓜,像是在玩一个篮球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你干嘛呀你,晚上再来,白天我要睡觉啊变态!!!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,我马上就走!”

    维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,坐直身子漂浮在空中,气鼓鼓地说,“神眼神眼,神的眼睛又不是百发百中的,欺骗神眼就是禁忌,禁忌就有弱点,衰退期啊,反噬生命啊,实力分布不均匀啊,各种各样的弱点,你仔细的看啊,这点悟性都没有嘛,我真是看错你了。快走,别烦我睡觉!”

    欺骗神眼就是禁忌,禁忌就有弱点……

    果然是好简单的道理!

    司阳一敲脑壳,快速退出了回廊空间。

    再次开启神眼,司阳死命地盯着场地里的怪物,眼球都要冒出来。

    数据还是没有变化,还是一样“种族不明”……

    不行,还是看得不仔细,司阳睁大眼睛,眨也不眨,一直到双眼干涩,流出眼泪来。

    “尼玛的神眼坚持住啊!”

    “种族不明”……“德曼不明”……“兽人血液”……

    真的变了,“德曼?兽人血液?”难道是换了兽人血液的德曼?再看!

    司阳缓了缓疲惫的眼睛,继续睁大眼睛,此时的场地上就只剩下芙尔和那个怪物,目光所及之处净是兔耳族兽人的血肉。芙尔凭借着灵活的身法和风之加护在场地中疯狂闪躲,速度虽然比那怪物稍微慢一些,但是好歹依靠场地里的障碍物,距离没有被拉开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孩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就只剩下她了,千万不要死啊!”

    “她好像是神兔!跳神兔献歌的那个舞者!”

    “是!是神兔!神兔加油啊!”

    观众之中竟然有人认出了芙尔,就是血祭第一天晚上,在篝火旁跳着神兔献歌的女孩,偌大的广场上,这个纤细的兔耳族兽人就是整个伊尔斯城的所有希望,此时此刻,他们都在为她呐喊助威,希望她不要死在那个熊兽人手下的怪物的手里。他们相信着,这个女孩就是兔耳族的祖先,神兔的化身转世,现在也就只有神兔,能守护住整个伊尔斯城,守护住整个兔耳族兽人仅存的尊严。

    场地里的芙尔却并不轻松,她还没有爆血,靠着自己的速度在障碍物之间四处逃窜,那怪物在身后紧追不舍,场地里的障碍物已经被他毁掉了大半,再过一会就会没有一点遮掩地正面对抗。

    距离五分钟还差得远呢,难道真的要爆血和他死磕吗?

    “快点杀了她!杀了那个小兔子!不然你就死定了!”古巴汗在看台上手舞足蹈地大喊着,已经是最后一个了,怎么拖了这么久,难道是要力竭了吗?

    古巴汗心里是知道这个怪物是什么的,联合王国和熊兽人王国之间联系密切,这个怪物是联合王国那群复生使者几年的研究成果,送给他一个试用品玩玩,要是连决赛都没到就力竭废掉,古巴汗这脸面可往哪搁?

    一旁的老城主也十分紧张,那个少女,确实是开幕式跳神兔献歌的那个女孩,神兔献歌失传已久,就只有自己的两个女儿会跳,难道真的是芙尔,阔别十年的父女重逢,难道这就是最后一眼了吗?

    芙尔的体力也是有限的,身后的怪物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听了古巴汗的威胁,速度反而加快了些,慢慢已经追了上来,两人距离不到五步,芙尔稍有不慎就会被他抓住,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芙尔的汗水已经浸透了衣服,她再次看向司阳,却发现他在保持一个十分诡异的动作。

    司阳站在高处,一只手从脖子伸向后背,另一只手从肋下伸向后背,像是洗澡的时候自己给自己搓背还搓不到的样子,看上去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“打他的脊柱!打他的脊柱啊!”司阳大声的喊着,他刚刚已经差点瞪瞎了双眼,终于在一瞬间看透了那怪物的皮肤,看清了他身体里的脉络和肌肉,他的兽人血液布满全身的血管,就只有脊柱没有得到强化,还是德曼的脊柱。身体的高负荷运转已经让他的脊柱越来越脆弱,骨头的裂纹也越来越多,只要打断他的脊柱,这怪物就歇菜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这个怪物的弱点,欺骗神眼的禁忌之术,他的弱点就在于实力分布不均匀,并没有融入全身的骨血当中!

    可是距离太远,观众们的欢呼声太大,司阳就只能连喊带比划,芙尔皱着眉头想了一会,似乎明白了司阳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绕到背后攻击他的后背,对吗?”

    芙尔好歹也是在北部混迹了十年的一城之主,战斗的经验相比伊莎贝拉还要丰富,一瞬间就已经想好了进攻的方式。

    她先是在跑的途中,快速地从地上抓了一把沙子握在手里,然后猛的回头,把沙子朝着怪物的脸上抛过去,致盲的一瞬间,芙尔反向奔跑,伏倒身子,从怪物的胯下滑了过去。

    观众们发起一阵惊呼,看台上的使团和城主也揪着心脏,想看看芙尔到底是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怪物还在怒吼着揉眼睛里的沙土,芙尔则蹲在他的身后,一脚向后蹬出,双眼一瞬间变得赤红,薄薄的血雾从她周身蔓延出来,芙尔双腿发力,她踩过的地面立刻出现一个车轮大的土坑。

    爆血!

    芙尔像一颗流星一样冲向怪物的脊柱,拳头不够硬,肘击够不够硬!

    芙尔横起肘关节,狠狠地砸向怪物的脊柱,大片尘土飞杨起来。

    整个场地里回荡着怪物凄厉而短暂的一声嘶吼,然后就看他身子像是僵硬石化一样,软绵绵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第三声哨声响起,一切归于平静,只剩下芙尔喘着粗气,站在场地中央。

    “神兔赢了!”

    人群中爆发出巨大的呼声,很多兔耳族的兽人激动地流出眼泪,大声呼喊着“神兔”。

    “神兔!”

    “神兔!”

    “神兔!”

    芙尔站在场地中央,对着人群中的司阳疲惫又开心地笑了。

    看台上的古巴汗突然暴起大怒,一巴掌把身边的佩西打下步辇,“他妈的,都几百年了,哪来的尼玛神兔!”

    “古巴汗!你干什么!”老城主终于忍不住了,神兔的获胜替他全体族人出了口气,也让他的脊背直了起来,古巴汗这个败类,带这个怪物来屠杀伊尔斯城的子民,现在还当着他的面欺辱他的女儿,“佩西虽然嫁到你们熊兽人城,她也是我的女儿,我们兔耳族一族的长公主,你竟敢这样侮辱她,真当我们兔耳族兽人好欺负吗!?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,嫁给我就是我的,你能怎么样!”古巴汗一把把佩西抓回步辇上,也不愿在这停留,脸已经丢的差不多了,古巴汗招呼一声,护卫们抬起步辇离开了看台。

    白天的一场普通的预选赛,因为古巴汗的怪物和神兔的出现,牺牲了二十个兔耳族勇士,却比决赛还要让伊尔斯城的人们激动。废墟中央的芙尔,看着周围的人群,心脏剧烈的跳动着,肌肉的酸痛感已经完全感觉不到,战斗时候的紧张感也完全消失了,只有汹涌澎拜的内心,让芙尔深深地感受到自己活着的价值。

    爆血过后的虚弱期到了,芙尔的双腿不停的颤抖,就连站着也要用尽全身的力气,不过比起为自己的种族赢下这扬眉吐气的一场比赛,就算虚弱也值了。

    芙尔兴奋地朝着人群挥着手,这是她多少日日夜夜梦寐以求的场景,回到故乡,让自己的族人为自己高呼,证明兔耳族不比任何种族差,带着族人挺直脊梁,不做任何国家城市的附属国。

    她已经迈出了第一步,现在还环绕在身上的魔法,一定是唯一一个神种司阳给她加护的,那个怪物的弱点也是司阳告诉她的,最最重要的,还是司阳给她的勇气,足以对抗任何恐惧的勇气,可当她在人群中搜寻司阳的时候,却怎么也找不到他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们还在高呼神兔,甚至有一次像开幕式那天晚上一样,人们慢慢单膝跪地,向神兔祈福。

    “伊尔斯城的人民们,我并不是神兔,”芙尔深吸了一口气,这么久了,也是时候回来了,“我叫芙尔,是库斯城主的小女儿,兔耳一族的二公主,十年前我去往北部,十年后的今天我回到伊尔斯城,就是要向整个雨林地证明,我兔耳一族永不为奴!”

    人们先是疑惑,接着有年龄稍大一些的族人回忆起来这位二公主,于是马上跟随着芙尔高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兔耳一族永不为奴!”

    “兔耳一族永不为奴!”

    “兔耳一族永不为奴!”

    看台上的老城主库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,果然是他的女儿,在伊尔斯城最需要的时候,回来了。

    下一场比赛很快就开始了,可芙尔带给伊尔斯城全城人民的震撼却久久不能平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