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Q中文网 > 靖安侯 >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地位极尊

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地位极尊

3Q中文网 www.3qzone.us,最快更新靖安侯 !

    第1399章  地位极尊

    一直到夜深,沈老爷才得以返回到他的侯府之中。

    当他的马车停在侯府附近的时候,还没有靠近大门,就看到侯府门口围了许多人,乌泱泱的,把侯府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沈老爷皱了皱眉头,看向随行的蒋胜。

    “怎么有这么许多人在咱们家门口?”

    蒋胜也是刚回建康,这会儿也弄不清楚情况,他连忙上前,挤到众人前面打听了一下情况,然后飞快返回到马车附近,低声道:“公子,打听过了,不是朝廷的官员,是附近街坊的百姓,听说您回建康了,都等在侯府门口,想要见您一面。”

    沈老爷沉默了一会儿,摇头苦笑:“走后门罢。”

    人怕出名。

    而沈毅,早已经出名了,甚至此时此刻,他在整个大陈的威望,几乎与皇帝陛下比肩,在某些层面甚至犹有过之。

    毕竟沈毅是亲自到前方做事的人,而且他不是皇帝,没有太多忌讳,说起他的故事更加方便,因此就传播程度而言,沈侯爷北征的故事,已经传的非常广泛。

    假如沈某人现在嘎嘣一下没了,最多三天,他的金身就会塑起来,以他现在的拥趸数量,用不了多久,便可以立地成“神”。

    沈恒先是低头应了一声,然后笑着说道:“大兄现在声望之隆,朝廷里所有官员都无法比拟了。”

    开席之后,老父亲沈章自然是坐在主位上,沈老爷坐在他的左手边,沈恒则是坐在右手边。

    沈章微微摇头:“依旧卧床不起,前几个月差点就没了,好在江都城里有一位神医,用了几针之后,将你大伯给救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沈章支支吾吾的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开口道:“搬家的事情,是不是大伯要求的?”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现在北齐的清净司,一门心思想要弄死他,谁也不知道这些人里有没有帮着清净司的刺客。

    按理说,既然这些“粉丝”们这样狂热,沈老爷应该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走过去,跟他们挥挥手,打一声招呼,不过沈毅现在做事情需要谨慎,而且他也不是喜欢出风头的性子,还是能避则避。

    宫里的饭不能说难吃,不过很多菜都讲究规制,因此并不能算是多么好吃,再加上沈毅在甘露殿又待了一个多时辰,这会儿多少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下,才继续说道:“是不是把沈家搬到建康来?”

    沈恒哈哈一笑,扭头去帮着沈毅赶人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算是给沈毅接风,所以沈家上下大小都来了,包括沈恒的一双儿女。

    他随即想起来大伯沈徽的事情,开口问道:“去年就听说大伯身体不好,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沈老爷有些诧异:“为什么要搬?”

    沈章顿了顿,开口道:“今年为父见到你三伯了,我们三兄弟坐在一起商量了一下,是不是…”….

    等到饭吃的差不多了之后,老父亲沈章看着沈毅,突然开口道:“毅儿。”

    沈老爷闻言,脸上依旧带着笑容,不过目光里,明显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沈毅放下筷子,微微低头:“爹您说。”

    从后门进了沈家之后,沈老爷很快找到了胞弟沈恒,他拍了拍沈恒的肩膀,无奈道:“子常去一趟大门口,将门外那些人驱散罢,跟他们说,我今天宿在外面,不会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沈老爷微笑道:“要是能让给你,便统统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沈老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让已经九岁的女儿坐在自己旁边,他还将侄女沈屏屏抱在怀里抱了一会儿,这一顿家宴倒是吃的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等外面的人离开之后,沈家又摆了一桌子家宴。

    这会儿,家宴已经吃的差不多了,几个媳妇听他们父子说起这事,都很自觉的带着自己的孩子起身离开,很快饭厅里就只剩下了父子三人。

    一旁的沈恒闷声道:“阿爹性子老实,这事自然是大伯提的,他要是敢亲自到建康来,当着大兄的面说起这件事,我还能敬他的胆量,整天让父亲您传话,算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江都祖地,都一百多年了,凭什么他们要搬家就搬家?说白了,还不是想让大兄拉家里人一把?”

    沈章脸上有些挂不住,他还要开口,一旁的沈毅伸手给他倒茶,轻声道:“阿爹,家里如果有人能在科场出头,不需要他考中进士,只要考上举人,我跟子常都能拉他们一把,但是其他的人想要一股脑搬到建康来作威作福,那还是不要作此想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沈毅顿了顿,开口道:“不瞒父亲,他们想要到建康来,儿子却还想回江都去休息几年呢。”

    沈章叹了口气,没有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沈毅见父亲神色落寞,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沈恒,思考了一下,开口道:“阿爹,三兄当年对我跟子常都不错,多有照顾,劳烦您写信给江都家里,就说三兄家里的儿子如果舍得,就让他跟在我身边做事,将来时机合适,我给他谋個一官半职。”

    “三兄家里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沈毅琢磨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将来也可以从我这府上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嘛。”

    沈毅给老父亲倒了杯茶,看了看老父亲已经白了不少的头发,轻声道:“还是考中举人之后再说可好?”  沈章这才精神振奋了一些,有沈毅的这个承诺,他在老家那里,面子就算是有了。

    大房那里,也能跟着沾沾光。

    至于三伯一家,他们本来就要被朝廷封官,倒不用沈毅去帮忙了。

    沈章看了看沈毅,起身道:“为父这就去给家里写信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站了起来,回自己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沈恒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阿爹这一辈子,便没有为自己活过,年轻的时候为了咱们兄弟二人,如今年纪大了,又想着族里的人了。”….

    沈毅默默起身,笑着说道:“也怪不得父亲,只是咱们兄弟…或者说我,有些异类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其他人,坐在你哥哥这个位置上,阖族上下都鸡犬升天了,哪里像沈家这样,还窝在江都动弹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沈恒闷声道:“他们在江都,也没有少借大兄的势,这些年,哪一任江都新任知府上任,第一个拜访的不是沈家?”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人心不足,已经在江都享福了,还想着到朝廷里,做朱紫贵人呢!”

    沈老爷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到他这个级别,家里的事情,都是小事情了。

    甚至他只要开开口,安排几个官员并不是什么难事,哪怕不经过皇帝那里,吏部也会给他沈老爷的面子。

    相比较来说,江都的事情已经太小太小,如果不是因为一个沈字,这些事都入不得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都不气,你气什么?”

    沈恒扭头看向沈毅,问道:“大兄后面,要常在建康了?”

    “会多住一段时间,但是多半不会在朝廷里任实缺。”

    沈毅抬头看向外面,微笑道:“我要是在建康任事,姜老头怕是要卷铺盖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沈恒默默点头,他想了想,问道:“大兄再去北边,是带着嫂子跟渊儿他们一起去么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让沈毅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他缓缓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看朝廷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朝廷已经派人,在北边修建我的总督府了。”

    沈恒若有所思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沈老爷回头拍了拍他的肩膀,开口道:“明天上午你告个假,带我去顾师坟上看一看罢。”

    沈恒连忙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,兄弟俩一起去给顾老头上了坟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沈毅在家睡了个午觉,又来到了赵相公府上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这个时候赵二也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比沈毅,还要早回来一两个月。

    毕竟北方的战事初定,他这个后勤主管,差事也就不重了,好几年没有回家的他,早早的就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沈毅到赵家门口的时候,赵夫人带着赵幽州赵蓟州以及阖府上下,大开中门迎接沈毅。

    中门,一般是尊者登门,才会大开中门迎接,而赵昌平已经是宰相,整个建康城里,能让赵家打开中门迎接的,太少太少了。

    沈老爷上前,对着赵夫人拱手行礼,苦笑道:“师伯母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赵夫人拉着沈毅的衣袖,笑着说道:“这是你师伯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如果伱到家里来了,一定要开中门迎接。”

    赵夫人上下打量着沈毅,满脸慈祥。

    “咱们子恒,现在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39314198.

    ...